当前位置:龙山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美文 > 散文 > 内容阅读

方汉英:血染红土魂化松

时间:2018-03-05 10:25:03 作者:黎代华 编辑:胡域 点击数: 来源:县委宣传部

  在素有武陵山中“遵义城”之称的茨岩塘西南有一座突兀而起的喀斯特山丘,老区人习惯称之为“骡子堡”。堡上松柏林立,翠色荡漾。第三届龙山红色县委书记“方汉英烈士墓”就屹立在堡顶。

  方汉英又名方献宇,1912年生于江西萍乡。1935年6月—10月任中共龙山县委书记。

  “吃水不忘挖井人”。

  每年清明和革命纪念日,骡子堡“方汉英烈士墓”自然而然就成了茨岩塘群众和学生缅怀先烈,祭祀英灵,进行爱国主义和传统教育的圣地。

  1

  1935年5月10日,是个风和日丽日子。

  头戴毡帽,身穿土布衣,脚踩老布鞋的方汉英绕过敌占区,穿危崖走窄径来到茨岩塘红军哨卡,接受红军哨兵的盘查。

  土地革命时期,龙山县委为保证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所在地茨岩塘的安全,在必经之路上都设立了哨卡,分别由赤卫队、女儿队、儿童团站岗放哨,盘查甄别入境者的身份,避免敌特分子进入苏区搞破坏活动。

  如今流传在茨岩塘凉水、半寨的《龙山红军女儿队哨卡歌》、《龙山红军儿童团哨卡歌》真实的还原了这一历史情景。

  龙山红军女儿队哨卡歌:

  三月二十六,天地晴一晴。

  妇女们去放哨,盘查路行人。

  东瞧瞧西望望,没见一行人。

  刹那一声响,来了一个人。

  穿土衣,戴毡帽,不象正经人。

  口问你同志,你是哪里人?

  从哪来?

  到哪去?

  干什么事情?

  教于妇女们,我是老红军。

  从山外到这里,来把亲戚问。

  有路条,拿来看,放你往前行。

  龙山红军儿童团哨卡歌

  儿童团去放哨,盘查路行人。

  东瞧瞧西望望,没见一人行。

  刹那一声响,来了两位军。

  穿军衣,筷连枪,文武多精神。

  口问你同志,你是哪部分?

  从哪来?

  到哪去?

  干什么事情?

  教于小儿童,我是老红军。

  从山外到这里,来打鬼白军。

  方汉英通过哨卡的甄别后来到龙家湾龙家大屋湘鄂川黔省委。由负责党务、群众工作的红二军团政治部主任张子意和负责后勤工作的红二军团第六师政委、后方办事处主任袁任远等红军首长接见了他。闲聊后,方汉英在省委食宿,一夜无话。

  第二天,张子意把方汉英喊到任弼时办公室谈话。

  任弼时说:“汉英,你在慈桑县成绩突出,为部队输送了兵员,供给及时。省委决定任命你为新成立的龙山县委书记。省直机关在茨岩塘,军团主力却在湘鄂边境,后方安全军心才稳,身上的担子重啊。”

  方汉英回应到:“放心吧,弼时书记。我大话不会讲,就看我的行动吧。”

  任弼时说:“当前的主要任务是把县、区、乡党部和苏维埃搞起来,用革命的政权保卫革命的安全。有什么困难多与子意、任远同志沟通、商量。”

  23日,在茨岩塘第三届中共龙山县委员会成立大会上,任弼时宣读了省委决定。

  1934年11月26日,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员会和省军区在湖南大庸永定成立。12月1日成立了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员会。6日,任弼时、周玉珠召集严汉万、罗华生、贺传吉,传达省委决定,要他们去龙山建立根据地,组建中共龙山县委。9日,3人随同红四十九团团长吴正卿、副政委段培钦与谢曙光、朱继先在洗车河会合。当晚,在万寿宫宣布成立第一届中共龙山县委员会和严汉万任县委书记、罗华生任组织部长、贺传吉任少共县委书记、谢曙光任宣传部长的任命。几天后,县委迁农车万寿宫,并成立了中共洗车河、农车区委。

  1935年1月30日深夜,县委机关遭国民党刘紫梁部偷袭。身中七刀的严汉万送塔卧红军医院抢救治疗。2月中旬,省委任命阮正明为第二届中共龙山县委书记。3月13日,刘紫梁部夜袭万寿宫。4月3日,省委要求县委撤回塔卧随红军主力行动。当晚,由于叛徒出卖,在农车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秦竹林家开会的县委委员及红军主干被敌人包围。阮正明率众突围,撤到塔卧随省委行动。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形成,震动了国民党当局,蒋介石遂调集湘鄂国民党军对根据地进行“围剿”。在“第三次‘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的指挥下,红二、六军团在高坪、后坪鸡公垭战斗中失利,造成第二次反“围剿”开局不利的局面。为此,红二、六军团主力决定移师北向,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省军区在红二、六军团一部的掩护下先后迁龙山县兴隆街、茨岩塘。此时,省委调阮正明去了部队,决定调方汉英任中共龙山县委书记。

  5月7日,在慈桑县的方汉英收到了省委通知。

  2

  为了加强党组织建设,湘鄂川黔省委出台了《创造湘鄂川黔边苏维埃新根据地任务决议》和《关于新区党的组织问题决议》。在省委工作组的帮助下,按照首先发展党员,建立乡党部、乡苏维埃,再建立区委、区苏维埃政府,最后建县苏维埃政府的步骤,在兴隆街会议“抓紧进行以龙山为中心的苏区政权建设、武装建设,开展土地革命,动员群众参军参战,充分发挥游击战的威力,打一场反‘围剿’的人民战争”精神的指导下,方汉英带领县委在县境陆续组建了乡党部、区委,选举成立了乡、区苏维埃政府。不到半个月时间,至5月底,新建了茨岩塘、兴隆街、水田坝、石牌洞、红岩溪、茅坪、招头寨7个区委、区苏维埃政府和50个乡党部、乡苏维埃政府。同时,恢复了洗车河、农车区委和区苏维埃政府。方汉英特别注意培养当地干部担任区、乡苏维埃政府的干部。同时,成立了贫农团、土地委员会、妇女会、共青团、赤少队、儿童团、乡赤卫队和查分田地工作组。

  6月初,全县苏维埃政府如雨后春笋般遍地开花,三级苏维埃政权已经形成。方汉英向省委报告,成立中华苏维埃龙山县革命委员会的时机已经成熟,湘鄂川黔省委、省革委同意了方汉英的意见。4日,召开了龙山县工农兵代表大会,任弼时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龙山县革命委员会,并任命米远模为主席,蒙仁钊为副主席,陈方连为肃反主席,王良其为土地部长,彭武健为粮食部长,彭武根为财政部长,符东山为秘书。县苏维埃政府设总务处、肃反委员会和内务、民政、财政、土地、粮食、军事、供给7部,设中街杨家大屋,与县委合署办公。

  苏维埃政府的成立为土地革命注入了革命活力,为红二、六军团开辟了安全后方,为方汉英提供了宽阔空间。

  方汉英一边加强政权建设,一边积极开展干部建设和后勤保障工作。方汉英分别在茨岩塘、招头寨开办了蒙家寨红军入伍训练班、凉水井红军医护人员培训班、甘露坪兵工生产技术培训和军事训练班、康家桥红军被服厂缝纫培训班等红校和训练班,为红军和苏维埃政府培养了大量的干部和骨干。如梁叫妹在红军学校毕业后被任命为龙山县茅坪区游击大队大队长,后改任龙山县红军女儿队队长。

  7月,方汉英在茨岩塘主持召开了少共区委书记会议,将青年工人、贫苦农民确定为发展团员的主要对象,号召要在区、乡建立少先队、儿童团。在9月召开的少共龙山县委扩大会议上,方汉英要求广大共青团员要在扩大红军、游击队和保卫根据地工作中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在方汉英的号召下,全县参加少先队、儿童队、妇女会、农会的青年多达一万余人。

  3

  方汉英来到在茨岩塘后,快速融入老百姓当中。他脱掉中山装,包上青布帕,穿上对胸衣,脚踏水草鞋,打扮成土家后生的样子沉到区、乡。在方汉英的带动下,农车、茅坪、兴隆街、茨岩塘、水田坝等地的土地革命搞得如火如荼。

  打土豪,分田地,得到实惠的老百姓把方汉英当亲人。

  半寨、凉水井、甘露坪、包谷坪、新场坳,方汉英几乎每天都要去巡查工作,三更半夜回到县委驻地成了常态。不到半个月,村村寨寨老百姓,不分年纪大小见到方汉英就喊“方书记。”方汉英见到年纪大的就说,“喊我小方、汉英吧,这样亲切些,才象一家人啊!”要求年纪差不多的喊兄弟,要求小孩喊幺幺。

  方汉英与苏区群众打成了一片,拧成了一股绳。

  当时,茨岩塘正值青黄不接的季节,一天两餐稀饭,时常用野菜充饥。老百姓知情后,就把家中不多的鸡蛋、面条送到县委来,要方汉英吃。方汉英哪里舍得吃,让秘书转送给了红军医院的伤病员。

  在苏区,方汉英视老百姓如亲人。

  龙山独立团的战士郭家瑞要去桑植学习,面对一无粮食,二无被揉,无父母,没人照看三个年幼弟妹的情况犯难了:“去还是不去?去,弟妹怎么办?不去,这对从没有上过学的自己来说,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方汉英知道后,亲自把两袋包谷,一床被揉送到郭家瑞家。对郭家瑞说:“把弟妹交给我,放心去学习,学点真本领好为革命服务。”

  一天,方汉英路过扁担铺一农户家,看见屋内一个妇女把悬挂在房梁上棕索正往脖子上套。方汉英慌忙撞门而入,抢下妇女手中的索子向一旁甩去。

  “您姓什么?做么子傻事?”

  “姓董。丈夫病死了,留下孤儿寡母四个人。坛中无油米,身上无分文,拿什么养活孤儿。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你死了儿女怎么办?我这里有五块银元,你拿着”。

  妇女急忙跪地磕头问道:“大哥,您是乃个?”

  方汉英急忙扶起她说“您这样搞不得啊。我是贺

  龙红军,姓方。”

  方汉英爱民如子,当对触犯纪律的红军战士严惩不贷。

  少先队员周耀林将从地主家没收的一把砍柴刀拿回了家,方汉英得知后把他叫到办公室,同少共龙山县委书记贺传吉一道对他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责令他当众检讨,退回账物。方汉英对大奸大恶者严惩不贷,将奸污民女的县苏维埃干部藤久龙就地实行枪决。

  方汉英用真心焐热了苏区老百姓的心灵,用行动赢得了老百姓的真情,用正义匡扶了红色政权的威严。

  4

  为保护红色政权和土地革命成果,方汉英注重地方武装建设:在县,成立了龙山独立团;在区,成立了游击队;在乡,成立了赤卫队。这些地方武装,积极配合红军清剿地主土匪武装。在剿匪中,严格执行党的政策,把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和群众捕捉结合起来,迫使几十股土匪向红军缴枪投降。广大翻身农民在“保卫分田粮的胜利果实”、“工农武装上前线”的号召下,踊跃参军支前,妇女们也运粮草、抬担架、做军鞋、送亲人当红军。

  1935年9月,龙山县城四周平坝上的稻田遍地金黄。这时,龟缩在首善城中的敌人早已断粮。国民党军、地主、豪绅从城头望着金黄的稻浪早已垂涎三尺,妄想出城抢收。藏在深山的反动武装也蠢蠢欲动,扬言下山夺粮。

  粮情危急。红二、六军团后勤办事处主任袁任远、红十八师、龙山县委当机立断,决定实施“抢粮之战”。为红军筹集军粮,在兴隆街“抢粮之战”动员会上,红十八师政委晏福生说:“既然敌人对着金黄的稻谷眼红,这一仗非打不可,而且非常重要,既保民食又保军需,我们来个地方、部队齐上阵,军民齐动手,抓住敌军喘息未定的大好战机,速战速决,力争在10天半月之内,打完这一仗!”。

  为支持红十八师“抢粮之战”,方汉英要求县区乡苏维埃政府,最大限度发动群众,积极参与配合“抢粮之战”。广大群众日以继夜拼命抢收、晒干、车净上仓。村村寨寨、家家户户,都为“抢粮”忙碌着,几乎没有闲空的劳力。

  方汉英把“抢粮”群众分成收割队和运输队,划分职责,明确任务。同时,对参与“抢粮”的老百姓明确了报酬。“抢粮之战”由靠近敌占区的稻田先开镰,由城边到大山边,分区负责、划片包干,逐块逐丘收割。总的原则是:凡农民分田到户的稻谷归户主,按规定交送军粮。凡地主、官僚、豪绅等田里的粮食,一律抢收,分给可靠农户晒干、车好后,运往兴隆街、茨岩塘、茅坪等苏区贮存,以备军用。

  “抢粮之战”前,方汉英与龙山独立一团团长高利国商议,一定要利用好独立团全是城郊人,人地情况熟悉的优势,要独立团战士们进一步接近敌人抢收,尽力多搞些稻谷。于是,在方汉英和高利国的领导下,龙山独立团白天加强武装巡逻,迷惑城中敌人。月夜靠近城垣,连城墙下的地主、豪绅田里的稻谷都收割了,禾谷一起运走。这次抢收秋粮,战果辉煌,于民于军功不可灭:一是民以食为天,穷人得到了分田后的胜利果实。二是无粮不动兵,为红二、六军团两万多人实行战略转移筹集了军粮。

  5

  板栗园战斗、芭蕉坨战斗的胜利,红二、六军团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军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第二次“围剿”。在龙山休整期间,红二、六军团谋划着东征战略。为掩护主力在龙山县东北隐蔽集结出师东征,8月10日,红十八师分兵三路,梯次向南展开向龙山东南、永顺北部、桑植南和大庸西北,向湘军主力陶广、李觉两纵队积极佯动,欲迷惑牵制敌人。

  20日下午,红二、六军团主力开拨东征,转入外线作战。并决定由张振坤任师长、晏福生任政委、李全任政治部主任的红六军团第十八师带领全部地方武装和湘鄂川黔省党、政、军后方机关共五千余人,留守根据地,坚持内线斗争,策应东征。

  9月下旬,湘鄂国民党军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发动了第三次“围剿”,对根据地进行蚕食政策。10月初,已长驱深入到龙山境内,先后占领了东北的石牌洞、桶车,西北的大楠坪,北侧的石羔山、桶车、酉水以北和东南、西南大片地区,茨岩塘陷入了包围圈。根据这个情况,红十八师及时调整了兵力部署:主动放弃边远地区,向茅坪、兴隆街、茨岩塘、水田坝一线集结。以师两个主力团分守茅坪、兴隆街,地方武装一部在茨岩塘东北监视敌暂四旅,大部分向茨岩塘东南和茅坪东南地带活动,将红五十三团从兴隆街调至茅坪,打响了“茨岩塘保卫战”。

  茨岩塘兵力空虚,形势危急。革命和反革命力量瞬间呈逆转的局面,让隐藏在革命内部的投机分子蠢蠢欲动。

  米远模,永顺县人,任龙山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是潜伏在红军内的投机分子。

  符东山县委秘书兼保卫队长,土匪出生。

  田和儿县委警卫营特务班长,国民党乡丁出生。

  三人看见红军主力东征,国民党军步步紧逼,茨岩塘安危难料的局面,就秘密协商。

  符东山说:“主席,国民党大军压境,茨岩塘情况危急,共产党是难以在龙山立足了,红军肯定打不赢,你拿个主意,给咱们谋条出路?”

  田和儿随声附和:“是的,针对这个情况,我们是应该为自己留个退路,不然国军打到茨岩塘时,就来不急了。”

  米远模道:“我们跟红军有一段时间了,就这样到国民党投诚,可能性不大!”

  符东山说:“搞个投名状,向国民党表个决心?”

  田和儿回应道:“对,投名状。用什么做投名状?”

  米远模把手一招,三人把头凑在一起密谋起来。

  米远模阴森的说,“方汉英在赤区的所做作为让地主老财深恶痛绝,皆欲除之而后快。投名状就他了,你们看怎么样?”

  三人会心一笑,接着密谋起谋害方汉英的细节来。

  事后,田和儿串通好十几个土匪、乡丁出生的警卫班战士,等待时机向方汉英下手。

  县委机关杨家新屋原是国民党茨岩塘区长杨哲卿的家,坐北朝南,一正两横,是土家转角楼。正屋为主间,连五间。横屋为厢房即西厢房和东厢房。厢房连两间。

  方汉英住东厢房内间,警卫营小刘住在东厢房外间。县苏维埃妇女部长陈罗英和妇女干部方汉英的未婚妻段五姑住西厢房。米远模、符东山、田和儿等县苏维埃干部和警卫班战士住在正屋。

  茨岩塘时期,红军官兵一个样,休息办公一间房。真是“卧室里面办公酣,办公室里摆牙床”。

  10月9日,方汉英和警卫员小刘一早就下乡去了。田和儿把情况报告给米远模、符东山。米远模见谋害方汉英的时机来了,就叮嘱田和儿招呼好事先串通好的人,密切注意方汉英的动向,好择机下手。

  狡猾的米远模为了让谋害行动万无一失,就把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到去下乡了。除了他们的人,机关就只剩下少共书记贺传吉、妇女部长陈罗英和段三姑等少量的红军战士。为确保谋杀成功,米远模、符东山、田和儿三人进行了分工,符东山带几个人谋害方汉英,田和儿带几个人谋害警卫员小刘,米远模带人在杨家新屋外把风。

  入夜,清冷的月光洒在茨岩塘的大地上。

  晚十一时,方汉英和小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杨家大屋,一进房间就呼呼大睡。

  田和儿发现方汉英回来,立马向米远模、符东山报告,说方汉英回来了,问什么时候采取行动。米远模吩咐符东山、田和儿要见机行事,同步行动,以免惊动对方,导致行动失败。

  夜,深深地沉了下去。

  贺传吉、陈罗英、段五姑等随着夜渐深也进入了梦乡。

  米远模、符东山、田和儿一班人蛰伏在杨家新屋外,等候着最佳行动时机。

  夜,静得出奇,仿佛都能听得出悲来。

  方汉英、小刘酣睡的气息与寂静的夜同起伏。

  悲剧即将上演。

  这时,符东山、田和儿等一班叛徒已伺伏在东厢房外。米远模密切地观察着西厢房的动静。

  报晓的雄鸡已开始打鸣,声音穿过暗夜在茨岩塘夜空回荡。

  米远模见时机成熟,向符东山、田和儿挥手示意。

  田和儿看见米远模的手势后立即带着手持大刀、梭镖的叛徒闯入小刘的房间,扑向小刘的床,挥起刀向小刘砍去。小刘奋力反抗,身体从床上滚向地面。一边喊“方书记,有敌人,快跑。”

  刀一刀一刀的砍向小刘。

  呼喊声在血泊里小了,小了,慢慢的消失在悲剧里。

  闯入房间,符东山就跳上床撑向方汉英。

  “七分睡三分醒”的方汉英在迷蒙中听到响动和呼喊,一个鹞子翻身想跳下床。刚好与扑来的符东山相撞,双双滚下床。方汉英被符东山压在身下,一个叛徒随即用椅子卡住了方汉英的头。

  方汉英动荡不得。

  符东山移身压住方汉英下身,连连喊到,“砍啊,砍啊,快砍死他。”

  大刀、牛角叉齐唰唰挥向方汉英。

  英雄的血喷射而出。

  22岁的生命在叛徒的屠戮下很快就失去了气息。

  东厢房的响声,惊醒了睡梦中的陈罗英、段五姑、贺传吉。

  陈罗英:“方书记,什么情况?小刘,发生什么事了?”

  段五姑:“汉英,汉英,你在做什么?”

  迷糊中的小刘已没有力气回答战友们的询问了。方汉英已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陈罗英、段五姑、贺传吉没听见方汉英和小刘回应,就立即走出西厢房到东厢房看。借着月光,看见小刘被砍了多刀。卡在椅子下的方汉英一动不动。

  小刘用微弱的声音说:“田和儿叛变,是他带人砍的我。方书记怎么样了?”

  段五姑伤心过度,抚着方汉英已泣不成声。陈罗英见事态严重,连忙叫少共书记贺传吉去红十八师报告。

  张振坤听到噩耗后立即带人赶到杨家新屋,派部队向东、南方向追赶叛徒。

  米远模、符东山、田和儿得手后仓惶逃窜。

  在凉水井,米远模、田和儿被红军抓获,经苏维埃政府审判后就地处决。

  符东山潜逃投敌。

  陈罗英、段五姑清洗好方汉英的遗体,为他换上了干净的军衣。按照习俗,段五姑扯了22根代表方汉英年龄的白纱系在他的腰上。在段五姑的一再要求下,大家帮她和方汉英的遗体举行了简单凄惨的婚仪,了却了她嫁给方汉英的心愿。

  在场的红军战士和老百姓看到此情此景无不失声恸哭,场面悲戚。随后,将方汉英的遗体装进从地主家缴来的一口大棺材里。

  段五姑披麻戴孝,抚着灵柩痛哭涕零,伤心欲绝,以妻子的名义为方汉英送了葬。

  杨家新屋的院坝,英雄的坟茔触地而起。

  不久,红十八师接到突围命令后离开茨岩塘长征去了。

  重返茨岩塘的地主豪绅得知方汉英葬在杨孝林家的院坝后,就到杨家新屋掘坟鞭尸,烧棺焚尸,弃骨现场。

  看着地主老财掘坟焚尸,茨岩塘的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心里骂着“丧尽天良”。老百姓们白天不敢收藏方汉英的遗骨。直到深夜,茨岩塘的穷苦百姓把方汉英的遗骨拾起用白布包起来,小心的捧着。愤愤的对着遗骨说:“方书记,您放心,咱们穷苦老百姓一定会为您报仇的。”

  1952年,中央南方革命根据地访问团来茨岩塘访问,筑方汉英烈士墓于街头。1962年,方汉英烈士墓被湘西州革命委员会公布为湘西州文物保护单位。1974年,茨岩塘政府将方汉英烈士墓迁到镇西南骡子堡顶,并修建了占地24平方米,高8米,碑座宽、高2.5米,碑身高5.5米呈梯形的方汉英烈士墓。同时,将占地30亩的骡子堡开劈为方汉英烈士陵园。

  如今,方汉英烈士陵园松柏依依,苍翠欲滴,四季接受着四方百姓的顶礼膜拜,成了茨岩塘百姓的心灵圣地!

分享到:0
图片新闻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