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龙山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美文 > 散文 > 内容阅读

童年鸟事

时间:2018-04-02 09:56:14 作者:彭    爱 编辑:胡域 点击数: 来源:县老年大学

  前些日子,总看到有人玩鸟,这又让我想起童年的那些有关鸟的趣事。

  故乡水秀山青,一年四季都有鸟儿。闲暇之时,我常和家人去乡下观一鹤冲天,看鸳鸯戏水,听布谷私语,真可谓“花影不离身左右,鸟声常在耳东西”。赏鸟之乐,寄情山水,在一起一落之时,在凤飞霞舞之间。

  老屋前,半亩方塘一鉴开,竹林葱茏苍翠,排排垂柳万种风情,棵棵青松直插云天,桃树梨树姿态万千,好像所有一切都是专门为了那些鸟儿。成群结对的鸟儿们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忘乎所以悠然自得。春天是“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夏天是“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秋天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冬天是“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入夜有“明月别枝惊鹊”,雨天有“微雨燕双飞”。有许多鸟儿虽然我都认识但至今也不知道它们的名字,老一辈人大多是根据它们的声音来命名。后来察看了关于鸟类科普知识的书籍才慢慢知道,在故乡上空飞翔的鸟儿最常见的有麻雀、雨燕、秧鸡、黄鹂、杜鹃、布谷鸟、乌鸦、猫头鹰等等。

  在众多的鸟儿中最漂亮的要数“梁山伯”鸟和“祝英台”鸟了。“梁山伯”鸟一身绯红尾巴长,“祝英台”鸟一身墨绿尾巴略短,她们总是一起飞翔,一起跳舞唱歌,在竹林、山岗、田野、小溪,随时都能见到她们的身影。那个时候,村里的小伙伴只要看见她们就会追赶,希望抓到,但没有一个小孩能如愿以偿。可当时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长大后才知道这个缘由。西晋时期,梁山伯和祝英台一见钟情却生不能在一起最后双双殉情,死后化为鸟儿,人们为了纪念她们就叫“梁山伯”鸟和“祝英台”鸟,我想也许是吧。

  我很喜欢白鹭,它们整个夏天都住在村头河边的树林里,当白鹭们从碧绿的水田里归来,它们都落到树梢上,远远望去,那就是一树最浪漫的花朵。最不能忘怀的是村子里的月夜,白鹭们栖宿在那棵枫树上,夜风把树叶吹得哗哗地响,月光会把枝头的白鹭摇上摇下,翻开它们长长的翅膀。一树的白鸟,一树的花;一树的歌舞,一树开朗的笑颜。我有时候回忆童年,村头的枫树一定会出现,树上的白鹭也一定会出现。

  我每年暑假都要回乡下,卸掉一身的风尘和困倦,轻轻松松地投入到村野的田园风景里,感觉又回到了童年。每天清晨,鸟鸣清脆悦耳,张开惺忪的睡眼,走到屋前的竹林里,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伸展一下四肢,痛痛快快高歌一曲,与大自然融合,荣辱皆忘,那是何等的惬意,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好啊。

  有一件小事,我不知道还值不值得提它,直到现在仍然令我难以忘怀。在我读小学时,有一天刚吃过晚饭,在离家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汪汪”的狗叫声,我循着声音跑过去,看见家里的小狗张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正凶恶地对着一只小麻雀好像是要撕咬,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老麻雀从树上飞下来像一块石头落在小狗面前,它不停地扇动着翅膀随时准备一场搏斗。在它看来,小狗是个多么庞大的怪物啊,小狗惊呆了,慢慢地,慢慢地向后退。我急忙唤回小狗,带着它回家。

  随着城市建设速度的不断加快,我们都正在被高大密集的楼群困住,每天也能看见天,可那是烟尘笼罩的一线天;每天也能看见树和花,可那是被城里的人涂抹胭脂的毫无生机;每天也能看见鸟,可那是被城里人幽囚的鸟形玩物。清晨,偶尔听见几声鸟叫,不能说不是享受,也不能说没有情趣。不过,听来总有些生疏,有些虚假,也有些做作。我很留心过那些笼养的鸟叫,发觉那鸟儿似乎根本不是在歌唱、不是在欢呼啼鸣,而是在抽噎,在哭泣,在忧郁地哭诉着失去森林的悲哀,缅怀着自由的天空与远逝的家园。

  如今,我们的农村正向城镇化迈进,“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吹向我们,我们像春天一样……”的童话般的生活已经不复重来,也许只能从电视、连环画和老一辈人的记忆中寻找,城市把大自然隔绝得太远了。我们的生活似乎一天比一天变得无聊、单调、失落、枯燥,谁解其中味?

分享到:0
图片新闻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